Erin607

Marco 腦殘粉←迷妹
CM、Gotzeus一生推←CP粉
愛德國更愛荷蘭←橘子軍團、德意志
愛皇馬最愛多特←Heja BVB!

【舊文授翻】四次Cristiano對Leo說“我恨你”和一次“我愛你”

I.
“我恨你。”Cristiano 说,“为什麼你就是不能——哪怕一天,我只要有他妈的一天不必被拿来跟你比较,不必事事跟你竞争,不必该死的每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比。"
Leo 只是看著他,半瞪著眼。散落頰旁的头发让他显得十分年轻,衬衫大得好像他是在里头游著而非穿著。
“你大老远跑来我家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他终於说道,放下Cristiano 闯进他家时正吃著的苹果。
Cristiano 带著点评价意味地看著他,一动也不动,之后一把抓住Leo的衬衫将后者拽的更近。
Leo 的双眼睁得更大了,瞳孔收缩,几乎要消失在巧克力色的双眼里。接著,Cristiano 的双唇坚定有力地覆上他的。
“不,"Cristiano道,稍微向后退了点,足够让Leo 看到对方眨眼时长睫毛扫过自己脸庞的样子,“我来是为了做这个。"
“噢……”Leo 说,“那真是……"
“嗯?"Cristiano 咕哝著,唇往下拂过Leo 的脖子。
“好吧,那麼…..."Leo 说,将Cristiano 向下拉进另一个吻。

II.
“Leo ,你还有橙汁吗?”Cristiano 边说著边将头伸进冰箱。
“你上次不是喝完了?”Leo 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那可是一个月以前。"Cristiano说,不甘愿地拿出一瓶苹果汁。
“我不喜欢橙汁。"Leo 说著走进了厨房。他的头发还是湿的,刘海戳着眼睛,他只穿著一条薄薄的黑色短裤,Cristiano 饶有兴致地看著一滴水珠顺著Leo 的颈子滑入锁骨的凹陷。
“但你总是备著它。”Cristiano 说,“好吧,除了今天。"他酸酸地看向苹果汁。
“呃,你喜欢啊。"
Cristiano 撩起Leo 双眼前的湿发,“我恨你,你怎麼能这样对我?"
Leo 疑惑地看向他,“什麼?"
作为回答,Cristiano 环住Leo 的胯部将他拉得近一点。“你把我逼疯了。"他嘟囔著,舔去那滴他一直盯著的水珠。
“Cris ,一小时前我们才刚做过。"Leo 抗议,敷衍地推开他。
“一小时够久了。"Cristiano 说,咬著Leo 的耳廓。
“可我刚洗完澡。"Leo 说,但他们都知道他的决心动摇了。
“你可以再洗一次。"Cristiano 说道,把玩著Leo 短裤的腰带,用空闲的拇指摩娑著他臀部的肌肤。
“你的性欲就像兔子一样*。"Leo 叹息,但他牵起Cristiano 的手,引导他走向房间浴室。
从头到尾Cristiano 都笑得像只柴郡猫*。

*1其实呆萌的兔子是个性欲很强的种族所以这里煤球才会用兔子形容总裁,想知道更多的可以自己搜寻。(这里顺便推一下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所写的兔子四部曲,很经典的一套书XD)
*2柴郡猫又译作歙县猫或“笑脸猫”,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一种拥有特殊笑容的猫,即使它身体消失,仍能留下露齿的笑容。(来自维基)

III.
在诺坎普球场的比赛进入第89分钟,两队以2:2持平,Cristiano 无奈地在场边看著Barcelona 一次又一次地对他们的球门发动攻击。他瞪著自己脚踝上的冰袋,希望自己能上场出力。
“别再到处晃来晃去了,你搞不好会让自己伤得更重。"Ricardo 说。
“我想这不太可能。"Cristiano 说,专心致志地盯著球场,他觉得自己快变成斗鸡眼了。“我很好。”他补充,不用看也知道Ricardo 现在一定正关切地皱起眉头。
“你不能在受伤时还说你很好。"Ricardo 说,声音带著点调笑。
“相信我,”Cristiano 说,“我可以。"
接下来,Xavi 铲球过顶,Leo巧妙地将它拿下,绕过Iker,随后皮球滑入网中。
诺坎普球场炸出一片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同时Cristiano的胸腔里也爆发出一股绝望和挫败。
“看到没?我好得很。”
他重复著这句话,直到巴萨球迷的欢呼声、Ricardo 担忧的脸色和队友阴郁的神情在他的脑海里褪成一片空白的嗡嗡声。
“Cris?”他突然听见Leo 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Cristiano ,你听得到我吗?”
“我是个输家,但我不是个聋掉的输家。"Cristiano 听见他自己这样说,他眨了几次眼,视线好像清晰了起来,眼前的薄雾散去。“你在这里做什麼?"他直接了当地问。
Leo 皱起眉“你正站在走廊中央呢。"
Cristiano 环顾四周,意识到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麼会在这。一定是他的脚自作主张带他来的。
“你不是个输家,Cris 。”
“我也不是个赢家。"Cristiano 说,将目光从Leo 身上移开。
良久,Leo 什麼也没说,Cristiano 想知道他会说些什麼;Leo 从来都不善言辞,特别是在他试图安慰某人时。
“你想做爱吗?”Leo 问。
Cristiano 瞪著他,确信他的耳朵一定罢工了。“什麼?"
“我知道这儿有一个很好的储物柜。"Leo 眯著眼看著走廊,“你说过你想在衣柜里做爱很久了,对吧?"
“Leo,你真是……。”Cristiano 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麼。更像是不由自主地,他微微笑了起来,而Leo 也笑了,松了口气的心情全写在脸上。“你还记得那次我在西班牙迷路然后误打误撞去了你家吗?"
“像这种事是很难忘记的。"
“然后我说我恨你。"Cristiano 说,看见Leo 的脸僵硬了几秒;在表情恢复正常前,他期待地看向Cristiano 。
“我真是个笨蛋。”Cristiano说。
“Cris,”Leo 柔声回应。
“不管怎样你已经知道这点了。"Ceistiano 说,试图挤出一个像平常一样调皮的笑容。他以为他已经做到了,直到看见Leo 眉宇间的阴影。对他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Cristiano 而言顯而易見。
“你是个笨蛋,”Leo 说,“但你是我的笨蛋。”
“你的笨蛋。”Cristiano 同意道,当Leo 吻他时,他贴著他的嘴唇微笑。

IV.
”我恨你。”Cristiano呻吟道,“你怎麼能用你的嘴……做到这些?"
“这是个礼物。”Leo 厚脸皮地笑道,并用他的手指做出同样有趣的事,Cristiano 因此喪失了几分钟说话的能力。
“该死的,”Cristiano 后来说,“你是个小天才。”
“谢谢夸奖。”Leo 戏谑地说。
“好吧,可能每天都有人这样告诉你。”
“那是不同的。”Leo 说,手指游走在Cristiano 光裸的腹部。
“嗯,他们说的是足球。”
“没错,”Leo 的嘴角勾起弧度,“而且…”他倾身向前,压上Cristiano 的嘴唇,火热的唇瓣和灵巧的舌头。他重重地咬了Cristiano 的下嘴唇。
“噢,”Cristiano 嘶声道,不自觉地畏缩了下。
“抱歉。”Leo 不带什麼歉意地说道,之后像小猫般伸出舌头舔拭安抚眼前的人。
“而我是特别的。"Cristiano 说,“这是你要说的,对吧?"
“你总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
“因为我就是。"Cristiano 说,带著他专属的“我是-Cristiano-Raonaldo-别-否认-你-就是-爱我”笑容。
“你不这样觉得?"他用受伤的声音问道,换上一个受伤小狗的眼神。
“我想是的,”Leo 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特别,你就会和常人一样,而那绝对不是真的。”
“所以你觉得我疯了。”
Leo 什麼都没有说,只是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像是有个秘密写在他唇上似的。
“那没什麼,"Cristiano 耸耸肩,”我知道我很疯,这可是我魅力的一部分。"
“你就像个白马王子,有著一个光滑的发型。"
“我不觉得你有资格批评一个人的发型,Leo 。"
“你喜欢我的发型。"Leo 说,丝毫未受影响,“如果我剪了头发,你就不能按你喜欢的那样抓著它了。"
Cristiano 瞪了一会儿眼,因为那档子事相当的……好吧,太下流了。他从未想到这会出自Leo之口。Leo。
“怎麼了?"Leo 问,听起来有些难为情。
“没什麼,"Cristiano 说,”我只是为你感到骄傲。”
Leo 看著他,就像他疯了似的。Cristiano 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我疯了,为你而疯。

v.(i.)
“Cris,这是干嘛?”Leo问,一半是笑意,一半是好奇,让Cristiano牵著他的胳膊引导著他穿过走廊。
Cristiano双眉紧皱,牙齿咬著下嘴唇,在一扇门前忽然停下。
“只是……坦诚些,好吗?”他对Leo说道。“不要因为你不想伤害我的感情或是其他什麼的而对我好。我是说,我知道你很善良,所以这可能会很困难,但是——”
“Cris,”Leo打断了他的话,温柔却又坚定。“别再胡说了,没事的。”
“答应我你会诚实回答。”Cristiano说,手僵硬的握在门把上。
“我保证。”Leo将手放在Cristiano的脸上,拇指抚摸著他的颧骨。Cristiano放松下来,把手覆上Leo的并紧紧握住,Leo的碰触就如同一个锚让他著陆,让他不被恐惧带走。
Cristiano打开门,有那麼一会他闭上了眼睛,看著影子在他的眼皮后舞动,担忧著Leo可能会出现的反应,甚至更怕他的答案。
“Cristiano…”Leo低语,似乎被镇住了。Cristiano感觉到一道冰冷的闪电顺著他的脊椎打了下去,Leo称呼全名只会让他更加紧张。
Cristiano睁开眼,用力地咬著自己的下唇直到渗出了血。他吞了下去,让铜的味道盈满口腔,试图压下喉咙深处恐惧的黑暗味道。
“Cristiano,这是什麼?”
“我想这显而易见,”Cristiano说,努力扯出个微笑。他看著Leo的眼睛扫视著屋内四周,自制的晚餐——全都是Leo喜欢的菜肴——摆放在Cristiano拥有的唯一一块桌布上,旁边是两杯酒以及蜡烛。
“在你开口之前,”Cristiano举起一根手指。“我需要先告诉你一些事。”
“好的,”Leo轻声道。“说吧。”
Cristiano深吸了一口气。
“Leo,”他说,“如果几年前有人对我说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我肯定会大笑著痛揍他们一顿,又或者送他们进精神病院。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对我意义重大,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你对我也很重要。”Leo轻声说,眼底一片温柔。那给了Cristiano继续下去的力量,让他说出正确的话语,那些话语在他的胸中逐渐成形,深藏在他永远无法随心所欲触碰到的心底。
然而现在已不再只是想要。他需要Leo,也许不像他需要空气或水那样,但就像他需要阳光、足球和欢笑一般。那种需要并非与生俱来,但如此不可或缺。
“我爱你,”Cristiano说,伸手握住Leo的手,牢牢地攥紧它,“我那麼地爱你,都有点吓到我了——吓死我了,其实 。但是没关系,因为——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最容易相处的人;我有一半时间都是固执、傲慢的,还有点混球。但不知怎地,你总能处理好它。你不在乎我塞满你在浴室里的橱柜,不在乎我总试图拉你逛街,也不在乎我嘲笑你的队友,你——你该死的太棒了,Leo。我想要与你共度余生。”
“Leo,”Cristiano单膝跪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丝绒盒子,感觉就像是它已经在那好几年了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Leo看了他好一会,黑眼睛清澈却看不出任何情绪,接著有光亮注入,它们变得清亮无比,如窗般通明。Cristiano觉得他能够通过Leo的眼睛看见自己,作为一个有著很多不足、但闪光点更多的人,一个善良并有爱心的好人,一个被爱著的人。
“是的,”Leo低语,用比钻石更闪亮的眼睛看著戒指,“我当然愿意。”
之后他捧起Cristiano的下巴吻了上去,那亲吻是如此的热烈,以致於Cristiano担心自己可能会自燃,或者那股激情将他点燃,正如火焰,正如来自Leo双唇的碰触——对Cristiano来说,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你是认真的吗?”Cristiano再次确认,“你这麼说不是因为我把房间布置得尽善尽美?”
“Cris……”Leo摇摇头,“你怎麼能怀疑我会说愿意?我当然会答应。”
“因为我是特别的?”
“是的,你非常特别。”Leo对著Cristiano露出热情的笑容,只为他绽放的笑容,“而且我也爱你,你这个大笨蛋。”
“我希望你能写出比那更好的结婚誓言,”Cristiano说,“否则我的余生都得被叫成‘大笨蛋’了。”
“嘿,有时你必须得面对现实,”Leo说道,眼里闪烁著笑意。
“大笨蛋和小天才,”Criatiano沉思著,“竟然听起来还不错。我是你的大笨蛋,所以还不错。”
“不仅仅是不错,”Leo说,“是非常完美。现在闭嘴然后吻我。”
事实上,当真正的幸福来临时,赢得奖杯这件事已无关紧要。Cristiano如是想。
End.

來幫葡萄牙鑽人品,去年的文啦,第一次翻譯有很多不足,謝謝鍵閱~
舊文+舊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