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n607

Marco 腦殘粉←迷妹
CM、Gotzeus一生推←CP粉
愛德國更愛荷蘭←橘子軍團、德意志
愛皇馬最愛多特←Heja BVB!

2016年底我看完盜墓筆記,追完藏海花。
沙海、老九門和世界尚未碰,或許等完結。
我不像其他人了解的那樣多,但是對你的深愛,絲毫不亞於他們。

前幾日看見貼吧有個帖子“如果可以,你想成為張起靈的誰?”
大部分人回答女友、妹妹。
但如果可以,如果有資格,我希望能當你的姐姐,大家說長姐如母,如果可以,我想要代替深愛你的母親照顧你。
我會牽著小小的你走遍大街小巷,吃遍最好吃的東西,看著你拿著糖葫蘆露出淺淺的笑。
我會保護你,不讓你擔負任何沉重責任,為你擋下風雨,讓你想哭便哭,想笑就笑。
你不必急著長大,你可以耍點小性子,你可以抱著我撒嬌,你可以有點挑食,你可以捉弄小女孩,你可以渾身弄得髒兮兮的回家。
你可以每次都將作業拖到最後一刻,和同學翻牆蹺課,可以上課打瞌睡。
你可以和朋友們說著說著打起來,你可以恣意和他們分享一切。
然後最重要的是,不論你做了什麼,不必害怕不必難過,你永遠都是最好的。
不要說我愚蠢,一切都因為你是你。

你可以隨心所欲,但我不用擔心你,因為我太清楚你有多麼仁慈善良。
就像我相信你會為街上的流浪貓兒、狗兒蓋間庇護所,卻不會尋求讚賞。
就像我相信如果我們某天爭吵,在氣頭上的你仍會抹去我流下的淚。
你可以一別十年,因為那是你認定的責任,而歲月從不減你的風采哪怕那麼一點。
但不要忘記,作為你的姐姐,你的親人,我永遠都會為你留一盞燈,即便你有了無比堅定的好友,我依然隨時為你敞開雙臂。
因為你是你,而我是你的姐姐。

如果,我有那個資格成為你的姐姐,那我就會那麼做。
好好守護你,看著你成長,最後成為一個我引以為傲的男人。

從風雪歸來的第一年,所有人的第十一年。
你在,吳邪在,胖子在,小花在,黑瞎子在,所有人都在。
我不要榮華富貴、一生一世,我只要你好好的。

致張起靈,致我最愛的你。

___________________

會不會太煽情~但我停不住🐤
真的,我想當張起靈的姐姐💁
我習慣被照顧,只有這麼一次,我想守護某個人。
唯一不滿的是,沒能早點遇見你,然後將整段青春獻給你:)

0817一年啦。

So it's summer.🌞
希望這是真愛了💕
終於有非基友人士了真好。

【舊文授翻】四次Cristiano對Leo說“我恨你”和一次“我愛你”

I.
“我恨你。”Cristiano 说,“为什麼你就是不能——哪怕一天,我只要有他妈的一天不必被拿来跟你比较,不必事事跟你竞争,不必该死的每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比。"
Leo 只是看著他,半瞪著眼。散落頰旁的头发让他显得十分年轻,衬衫大得好像他是在里头游著而非穿著。
“你大老远跑来我家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他终於说道,放下Cristiano 闯进他家时正吃著的苹果。
Cristiano 带著点评价意味地看著他,一动也不动,之后一把抓住Leo的衬衫将后者拽的更近。
Leo 的双眼睁得更大了,瞳孔收缩,几乎要消失在巧克力色的双眼里。接著,Cristiano 的双唇坚定有力地覆上他的。
“不,"Cristiano道,稍微向后退了点,足够让Leo 看到对方眨眼时长睫毛扫过自己脸庞的样子,“我来是为了做这个。"
“噢……”Leo 说,“那真是……"
“嗯?"Cristiano 咕哝著,唇往下拂过Leo 的脖子。
“好吧,那麼…..."Leo 说,将Cristiano 向下拉进另一个吻。

II.
“Leo ,你还有橙汁吗?”Cristiano 边说著边将头伸进冰箱。
“你上次不是喝完了?”Leo 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那可是一个月以前。"Cristiano说,不甘愿地拿出一瓶苹果汁。
“我不喜欢橙汁。"Leo 说著走进了厨房。他的头发还是湿的,刘海戳着眼睛,他只穿著一条薄薄的黑色短裤,Cristiano 饶有兴致地看著一滴水珠顺著Leo 的颈子滑入锁骨的凹陷。
“但你总是备著它。”Cristiano 说,“好吧,除了今天。"他酸酸地看向苹果汁。
“呃,你喜欢啊。"
Cristiano 撩起Leo 双眼前的湿发,“我恨你,你怎麼能这样对我?"
Leo 疑惑地看向他,“什麼?"
作为回答,Cristiano 环住Leo 的胯部将他拉得近一点。“你把我逼疯了。"他嘟囔著,舔去那滴他一直盯著的水珠。
“Cris ,一小时前我们才刚做过。"Leo 抗议,敷衍地推开他。
“一小时够久了。"Cristiano 说,咬著Leo 的耳廓。
“可我刚洗完澡。"Leo 说,但他们都知道他的决心动摇了。
“你可以再洗一次。"Cristiano 说道,把玩著Leo 短裤的腰带,用空闲的拇指摩娑著他臀部的肌肤。
“你的性欲就像兔子一样*。"Leo 叹息,但他牵起Cristiano 的手,引导他走向房间浴室。
从头到尾Cristiano 都笑得像只柴郡猫*。

*1其实呆萌的兔子是个性欲很强的种族所以这里煤球才会用兔子形容总裁,想知道更多的可以自己搜寻。(这里顺便推一下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所写的兔子四部曲,很经典的一套书XD)
*2柴郡猫又译作歙县猫或“笑脸猫”,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一种拥有特殊笑容的猫,即使它身体消失,仍能留下露齿的笑容。(来自维基)

III.
在诺坎普球场的比赛进入第89分钟,两队以2:2持平,Cristiano 无奈地在场边看著Barcelona 一次又一次地对他们的球门发动攻击。他瞪著自己脚踝上的冰袋,希望自己能上场出力。
“别再到处晃来晃去了,你搞不好会让自己伤得更重。"Ricardo 说。
“我想这不太可能。"Cristiano 说,专心致志地盯著球场,他觉得自己快变成斗鸡眼了。“我很好。”他补充,不用看也知道Ricardo 现在一定正关切地皱起眉头。
“你不能在受伤时还说你很好。"Ricardo 说,声音带著点调笑。
“相信我,”Cristiano 说,“我可以。"
接下来,Xavi 铲球过顶,Leo巧妙地将它拿下,绕过Iker,随后皮球滑入网中。
诺坎普球场炸出一片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同时Cristiano的胸腔里也爆发出一股绝望和挫败。
“看到没?我好得很。”
他重复著这句话,直到巴萨球迷的欢呼声、Ricardo 担忧的脸色和队友阴郁的神情在他的脑海里褪成一片空白的嗡嗡声。
“Cris?”他突然听见Leo 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Cristiano ,你听得到我吗?”
“我是个输家,但我不是个聋掉的输家。"Cristiano 听见他自己这样说,他眨了几次眼,视线好像清晰了起来,眼前的薄雾散去。“你在这里做什麼?"他直接了当地问。
Leo 皱起眉“你正站在走廊中央呢。"
Cristiano 环顾四周,意识到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麼会在这。一定是他的脚自作主张带他来的。
“你不是个输家,Cris 。”
“我也不是个赢家。"Cristiano 说,将目光从Leo 身上移开。
良久,Leo 什麼也没说,Cristiano 想知道他会说些什麼;Leo 从来都不善言辞,特别是在他试图安慰某人时。
“你想做爱吗?”Leo 问。
Cristiano 瞪著他,确信他的耳朵一定罢工了。“什麼?"
“我知道这儿有一个很好的储物柜。"Leo 眯著眼看著走廊,“你说过你想在衣柜里做爱很久了,对吧?"
“Leo,你真是……。”Cristiano 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麼。更像是不由自主地,他微微笑了起来,而Leo 也笑了,松了口气的心情全写在脸上。“你还记得那次我在西班牙迷路然后误打误撞去了你家吗?"
“像这种事是很难忘记的。"
“然后我说我恨你。"Cristiano 说,看见Leo 的脸僵硬了几秒;在表情恢复正常前,他期待地看向Cristiano 。
“我真是个笨蛋。”Cristiano说。
“Cris,”Leo 柔声回应。
“不管怎样你已经知道这点了。"Ceistiano 说,试图挤出一个像平常一样调皮的笑容。他以为他已经做到了,直到看见Leo 眉宇间的阴影。对他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Cristiano 而言顯而易見。
“你是个笨蛋,”Leo 说,“但你是我的笨蛋。”
“你的笨蛋。”Cristiano 同意道,当Leo 吻他时,他贴著他的嘴唇微笑。

IV.
”我恨你。”Cristiano呻吟道,“你怎麼能用你的嘴……做到这些?"
“这是个礼物。”Leo 厚脸皮地笑道,并用他的手指做出同样有趣的事,Cristiano 因此喪失了几分钟说话的能力。
“该死的,”Cristiano 后来说,“你是个小天才。”
“谢谢夸奖。”Leo 戏谑地说。
“好吧,可能每天都有人这样告诉你。”
“那是不同的。”Leo 说,手指游走在Cristiano 光裸的腹部。
“嗯,他们说的是足球。”
“没错,”Leo 的嘴角勾起弧度,“而且…”他倾身向前,压上Cristiano 的嘴唇,火热的唇瓣和灵巧的舌头。他重重地咬了Cristiano 的下嘴唇。
“噢,”Cristiano 嘶声道,不自觉地畏缩了下。
“抱歉。”Leo 不带什麼歉意地说道,之后像小猫般伸出舌头舔拭安抚眼前的人。
“而我是特别的。"Cristiano 说,“这是你要说的,对吧?"
“你总是觉得自己是特别的。"
“因为我就是。"Cristiano 说,带著他专属的“我是-Cristiano-Raonaldo-别-否认-你-就是-爱我”笑容。
“你不这样觉得?"他用受伤的声音问道,换上一个受伤小狗的眼神。
“我想是的,”Leo 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特别,你就会和常人一样,而那绝对不是真的。”
“所以你觉得我疯了。”
Leo 什麼都没有说,只是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像是有个秘密写在他唇上似的。
“那没什麼,"Cristiano 耸耸肩,”我知道我很疯,这可是我魅力的一部分。"
“你就像个白马王子,有著一个光滑的发型。"
“我不觉得你有资格批评一个人的发型,Leo 。"
“你喜欢我的发型。"Leo 说,丝毫未受影响,“如果我剪了头发,你就不能按你喜欢的那样抓著它了。"
Cristiano 瞪了一会儿眼,因为那档子事相当的……好吧,太下流了。他从未想到这会出自Leo之口。Leo。
“怎麼了?"Leo 问,听起来有些难为情。
“没什麼,"Cristiano 说,”我只是为你感到骄傲。”
Leo 看著他,就像他疯了似的。Cristiano 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我疯了,为你而疯。

v.(i.)
“Cris,这是干嘛?”Leo问,一半是笑意,一半是好奇,让Cristiano牵著他的胳膊引导著他穿过走廊。
Cristiano双眉紧皱,牙齿咬著下嘴唇,在一扇门前忽然停下。
“只是……坦诚些,好吗?”他对Leo说道。“不要因为你不想伤害我的感情或是其他什麼的而对我好。我是说,我知道你很善良,所以这可能会很困难,但是——”
“Cris,”Leo打断了他的话,温柔却又坚定。“别再胡说了,没事的。”
“答应我你会诚实回答。”Cristiano说,手僵硬的握在门把上。
“我保证。”Leo将手放在Cristiano的脸上,拇指抚摸著他的颧骨。Cristiano放松下来,把手覆上Leo的并紧紧握住,Leo的碰触就如同一个锚让他著陆,让他不被恐惧带走。
Cristiano打开门,有那麼一会他闭上了眼睛,看著影子在他的眼皮后舞动,担忧著Leo可能会出现的反应,甚至更怕他的答案。
“Cristiano…”Leo低语,似乎被镇住了。Cristiano感觉到一道冰冷的闪电顺著他的脊椎打了下去,Leo称呼全名只会让他更加紧张。
Cristiano睁开眼,用力地咬著自己的下唇直到渗出了血。他吞了下去,让铜的味道盈满口腔,试图压下喉咙深处恐惧的黑暗味道。
“Cristiano,这是什麼?”
“我想这显而易见,”Cristiano说,努力扯出个微笑。他看著Leo的眼睛扫视著屋内四周,自制的晚餐——全都是Leo喜欢的菜肴——摆放在Cristiano拥有的唯一一块桌布上,旁边是两杯酒以及蜡烛。
“在你开口之前,”Cristiano举起一根手指。“我需要先告诉你一些事。”
“好的,”Leo轻声道。“说吧。”
Cristiano深吸了一口气。
“Leo,”他说,“如果几年前有人对我说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我肯定会大笑著痛揍他们一顿,又或者送他们进精神病院。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对我意义重大,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你对我也很重要。”Leo轻声说,眼底一片温柔。那给了Cristiano继续下去的力量,让他说出正确的话语,那些话语在他的胸中逐渐成形,深藏在他永远无法随心所欲触碰到的心底。
然而现在已不再只是想要。他需要Leo,也许不像他需要空气或水那样,但就像他需要阳光、足球和欢笑一般。那种需要并非与生俱来,但如此不可或缺。
“我爱你,”Cristiano说,伸手握住Leo的手,牢牢地攥紧它,“我那麼地爱你,都有点吓到我了——吓死我了,其实 。但是没关系,因为——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最容易相处的人;我有一半时间都是固执、傲慢的,还有点混球。但不知怎地,你总能处理好它。你不在乎我塞满你在浴室里的橱柜,不在乎我总试图拉你逛街,也不在乎我嘲笑你的队友,你——你该死的太棒了,Leo。我想要与你共度余生。”
“Leo,”Cristiano单膝跪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丝绒盒子,感觉就像是它已经在那好几年了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Leo看了他好一会,黑眼睛清澈却看不出任何情绪,接著有光亮注入,它们变得清亮无比,如窗般通明。Cristiano觉得他能够通过Leo的眼睛看见自己,作为一个有著很多不足、但闪光点更多的人,一个善良并有爱心的好人,一个被爱著的人。
“是的,”Leo低语,用比钻石更闪亮的眼睛看著戒指,“我当然愿意。”
之后他捧起Cristiano的下巴吻了上去,那亲吻是如此的热烈,以致於Cristiano担心自己可能会自燃,或者那股激情将他点燃,正如火焰,正如来自Leo双唇的碰触——对Cristiano来说,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你是认真的吗?”Cristiano再次确认,“你这麼说不是因为我把房间布置得尽善尽美?”
“Cris……”Leo摇摇头,“你怎麼能怀疑我会说愿意?我当然会答应。”
“因为我是特别的?”
“是的,你非常特别。”Leo对著Cristiano露出热情的笑容,只为他绽放的笑容,“而且我也爱你,你这个大笨蛋。”
“我希望你能写出比那更好的结婚誓言,”Cristiano说,“否则我的余生都得被叫成‘大笨蛋’了。”
“嘿,有时你必须得面对现实,”Leo说道,眼里闪烁著笑意。
“大笨蛋和小天才,”Criatiano沉思著,“竟然听起来还不错。我是你的大笨蛋,所以还不错。”
“不仅仅是不错,”Leo说,“是非常完美。现在闭嘴然后吻我。”
事实上,当真正的幸福来临时,赢得奖杯这件事已无关紧要。Cristiano如是想。
End.

來幫葡萄牙鑽人品,去年的文啦,第一次翻譯有很多不足,謝謝鍵閱~
舊文+舊照。

又是一年過去,今年Marco邁入27啦。
已不是小鮮肉,卻依然穩站我心中的第一名;已不再年少,卻依然有著那不畏一切的勇氣;已經歷太多來去,卻依然信心滿滿的守著那座城。
這一年渣叔走了、隊長走了,但下個賽季你依舊身著黃黑奔騰,更要冠以隊長之名,願你的樂觀、你的積極可以帶領全隊。
這一年你默默有了個女友,氣質出眾,又一看就知道能夠與你過日子,希望明年此時你們已踏上紅毯xD
當然若沒有也無須急切,請找到對你最好的。
這一年禿叔來了,而黃黑自谷底飛至天際,縱然無冕,卻已是我們心中的王。
即便在一切結束後,你沒有巔峰之位、傲人戰績,卻依然是太多人心中的冠軍。
你從未彰顯那些受傷時的痛苦,只給我們一個又一個的笑容。
27歲,此刻的你正在閃耀。

即便沒有在歐洲盃發亮,仍然期待2018、期待下個賽季,屬於你的精彩表現:)
更希望你無病無傷,百歲無憂。

Happy birthday.
生日快樂。
給我不知不覺愛了那樣久的你。

求發和Scarlett 的合照xD
發出去才發現螺絲這次歐洲盃QQ…

無冕之王,這原先屬於我摯愛的橘武士。
但如今這樣的封號也要加諸於黃黑。
鄰近段考沒法熬夜,甚至連比賽精華都得留到考後,但我知道、更相信黃黑男子們的竭盡全力。
這個賽季正好碰上課業低迷的初二,整個賽季下來完整看完的比賽一場都沒有,16-17也只會更加忙碌。
但我仍然默默支持著男孩們,期待他們有天稱霸歐洲💓💓💕
這不是結束,是開始。

手機一次一張圖QQ
不好意思占Tag想要其他張可以點進來我的小天地XD

關於小火箭他的日常生活

其實小火箭Marco 也不是什麼多愁善感的人,他的心也絕對沒像他的腳踝那樣脆弱。
只是他偶爾,在經過多特訓練場旁的那光禿禿的樹木,還是會想,究竟有哪一年,是屬於自己的?

他的生活很充實,一天中,訓練佔了他一半再多一些的時間,和隊友們打鬧的那些瑣碎時間也包含在裡頭。
扣除掉訓練,他剩下那一半再少一些的時間有一部分是為了能維持身體機能正常運作而留的。
剩下的時間他就很自由了,他可以和隊友們一起出去、找個夜店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對他的口味(或他對人家的口味……你了解的)也可以和Marcel 他們打fifa 打上幾小時。
不過對他有點了解的人應該都能察覺,
他就是沒辦法一個人。

他很少上網,但在剛到多特那段時間幾乎只
要一有空閒他便會抓起手機猛滑,瀏覽著網路上對他的那些褒貶不一的言論。

他永遠不會記住那些稱讚,哦讀者們不要誤
會,他真的很愛我們這群粉絲的,只是我們的小火箭眼中總是沒有對自己的讚美。
不過他也清楚,有很多很多人支持著他。
他永遠都會細覽那些批評,無理的、有理的,他都會細覽。他並非太過無聊或是什麼的,但他就是在意,這世界怎麼看他。
不過他也清楚,有很多很多話聽聽就好。

但是他永遠會因一個批評而失落,後來逐漸忙了,大家也都勸他不用太在意那些言論,於是他就再也沒碰過。
反正圖片報和鏡報的報導就夠他失落一天了。

MARCO年度轉會大戲那時他終於按奈不住好奇心而偷偷goolgle了自己。
他說今天去巴薩,他說明天簽約皇馬……嗯,反正絕不去拜仁。

他偶爾也會賴在家裡一整天,穿著短袖裹著被子泡杯熱可可就這樣度過冬天。
也許會裝文藝的看些書,也有可能露出本性玩場遊戲,更有可能拿出手機把Call me maybe開到最大聲之後開始滑滑滑。
接下來這個發生的不頻繁,至少在最近的日子是這樣,他會就那樣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什麼都不做。
似乎也不能斷定他什麼都不做,至少我們無從得知他的腦子是否有在思考些什麼。
我們無從得知,因為我們從未問過,如果你問了,他會回答你,我在想隊友呢。

CP黨不要過於興奮,因為他也不知道,他在想誰,他究竟,是誰?
我以為他是故鄉,沒想到我又再次流浪。

他一直相信足球場上的友誼是純粹的,比賽如同戰爭,一同經歷過戰火的人們,又怎麼不能信任?

他對黃黑愛的深沉,對那些離去的人,卻怎麼都恨不起來。

×
接起電話後是很長的沉默,和其他人不同,在隊中Mats 始終如同兄長般照顧所有人,在他面前小火箭永遠可以毫無顧忌的脆弱。
Mario 走那天他陪他開了兩小時的車去看海,Lewy 離開那日他在機場裡抱著他痛哭,他和他一同見證離別,如今,他也要離開。

但新的活力注入,那些未離開的隊友們和看臺上的球迷。
他們將支撐他繼續走下去。

而且隊長只是,回家了。

×

“嘿Mats,請你吃頓飯吧?”
這次小火箭自己說再見。

End.